近照香港 – 定格路人甲乙丙丁 1989-1999

香港這個城市實在有很多叫人快樂的地方,同時,叫人傷心的更多。照相是我的工具,叫我如何用直覺去面對城市和活在其中的生物。經過多年浸淫,其中的過程是快樂、惶恐、哀傷的混合體,到最後完成的作品是遊戲、治療,還是創作,已分不清楚。

拿相機迎向別人,框取他人的時候,我選擇站在和被攝者非常近的距離。愈接近,心跳愈加速,在指尖觸動快門那一刻,感覺到整個身體和思想赤裸而毫無保留地呈現在被攝者面前,非常尷尬。這種和被攝物的互動關係,牽動出突如其來的觀感和情感。這些觀感和情感,是靠遠攝鏡或站在宏觀拍攝位置無法得到的。喜歡這樣的創作過程,感覺上與被攝者的關係非常接近,但愈接近就愈危險。

發表迴響